当前位置:主页 > 头条新闻 >

御子板间桐慎二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上选择浏览(共2个义项)

  《Fate/stay night》中人物

  (《Fate/stay night》中人物)

  间桐慎二,游戏及同名动画《Fate/stay night》中的人物。跟卫宫士郎等人一样在私立穗群原学园上学的二年级生。魔术名门间桐家的长男。

  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多次以Rider美杜莎)的Master的身份出现在主角面前。虽生在魔术师家族,不过生来没有作为魔术师最低条件的魔术回。从脏砚看来是个不孝的孙子,在间桐家的存在感日渐降低,被当作是可有可无的人。

  在Fate/Tiger Colosseum( 老虎大乱斗)吉尔伽美什个人线剧情中被吉尔伽美什评价为和自己英雄中的英雄王对立的杂鱼中的杂鱼王,在te/extra ccc的吉尔伽美什线剧情中亦被吉尔伽美什评价为王,是英雄王吉尔伽美什为数不多认可同为王者的男人。

  二爷、渣二、海带头、慎杯、魔法英仙、王、腿玩年、慎结石

  Fate/hollow ataraxia

  私立穗群原学园上学的二年级生。和卫宫士郎是中学时代的朋友,班别也一样。在弓道部里担任副主将。

  魔术家系间桐家的长男,间桐脏砚之孙(户籍上),间桐樱的兄长(实乃义兄)。虽诞生在没落的魔术名门间桐家,但由于他并没有墓企润己魔术回,间桐家从远坂家将樱收为养女。虽不是魔术师,却从樱身上连同“伪臣之书”(书本形状的假令咒)借走了Rider美杜莎),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作为Master参战。想要借助圣杯之力成为魔术师。

  充满扭曲自尊与心的冒牌魔术师。性格中心,经常他人。虽然外貌出群且受到女戴,但容易被同性讨厌(在设计形象时,曾经想过普通的爽朗帅哥而表情,不过和吉尔伽美什放下头发时的撞车了,所以更改成海带头

  因诞生于魔术师的家庭而具有选识,同时对没有魔术回一事抱着自卑而成长,自卑感情不知不觉催欠跨扭曲了他的性格,开始拥有魔术回的樱

  注重纪律(虽然自己不太遵守)、讨厌寒拔说不公平(与自己有关的则)、对女孩子很温柔(已成为自己东西的女孩例外)。

  慎二虽然没有作为魔术师的才能及素质,作为普通人是十分有才能的人。

  弓道部副主将,在弓道上有天赋,但为人懒惰,经常性地缺席训练,跑去和女生游玩,也不肯代表弓道部参赛,进入弓道部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泡妞。长相帅气,家里很有钱,曾是弓道部使用碳纤维弓的人(因为碳纤维弓价格较贵,绝大部分部员都用普通的竹弓)。

  要是没有才能的话,说不定他反而不会扭曲成那寒尝颈旬个样子。正因为有一星半点的才能,慎二才逐渐郁积起「自己比他人优秀」的自觉。可是他旁边存在着具有他怎么挣扎也绝对得不到的魔术师才能的樱,在作为魔术师家系的间桐家里面,无才的自己被当成空气来对待。所以,慎二只好采取周围的人的方式来维持了。

  从一年级开始便纠缠远坂凛,曾向其告白,但被凛果断地了。但其对远坂凛的感情绝对说不上是爱慕,因此,圣杯战争时期先向士郎提出联手对付远坂凛的提议,遭到后,又向远坂凛提出联手对付士郎的提议,却被对士郎有极大好感的凛暴打。

  此外,和身为弓道社主将的美缀绫子关系也很紧张,平时一直被绫子,但圣杯战争时期成为Master之后,随即报复绫子而让Rider吸取绫子的生命力,对其造成了巨大的身心。

  除Rider之外,根据故事的发展也有一段期间与吉尔伽美什一同行动。虽然在中心这点上相似,但是无法认同他人的慎二,以及能断言自己一个人就够的吉尔伽美什,打从根本就互不相容。

  美杜莎Rider)、吉尔伽美什Archer,名义上的从者)

  间桐家长男,间桐鹤野亲生子。间桐樱的哥哥(随着剧情的推进可以知道他其实是义兄)。

  虽然出生在魔术师的家系,母亲又是保菌者,但间桐家作为魔术师家系早在他出生前就已经没落,到他这代则完全失去了魔术回,沦为“”。为此间桐家从远坂家将樱收为养女。

  慎二年幼时便听过,间桐是魔术师一族,是特别的存在。可那已是过去式,已没有能行使间桐魔术之人,今后要完完全全地身为人去和有所关连。但慎二认为,即使家族已经不能行使魔术,但过去累积的魔道知识还在,这个家族仍是特别的。对于身为这个“特别家族”的小孩一事感到荣耀,而作为独子,以后也将成为这个家族的继承人。

  某一天,鹤野不知从哪里带回来个少女,说要收为养女。谜估船起初慎二莫名讨厌她,但日子久了,慎二发现这个妹妹不多话、平庸、是个只有看家狗程度的人,开始承认了她。

  慎二继续搜寻着书籍,记下无法使用的魔道。他认为自己是继承人,能进入间桐家书斋的只有他,而养女没有看藏书的的资格,这种情况,大大地满足了他的自尊心,也不对自己和樱分开教育一事抱有疑问。对只有自己是“特别”一事沾沾自喜,为没被选上的蜜府愉妹妹感到悲哀。那是如同由上往下望的优越者之悯怜───对他而言,成为最能依靠的“自尊”。因此慎二一边着樱,同时又疼爱着她。

  直到三年前他偶然间发现了那个间——间全棵糊裸的少女、黑色的虫群和令人恐惧的祖父,还有用从没见过的眼神、像看到麻烦者般瞥了他一眼的父亲……理想和现实的生活骤然反转。因为没有隐瞒的必要了,鹤野态度一变,比以前更加去照顾樱。只有樱每次见到慎二总是低着头像在道歉,但这在慎二看来却是——原来由上往下望之同情的人不是自己。

  之后的三年对他而言只有痛苦。鹤野去世,脏砚只注意樱,慎二逐渐变成这个家可有可无的人。害怕被樱彻底取代,认为不彻底住樱的线]

  美国拉拢他国中国的举动在全球抗疫关键时刻,将一些国家引入“选边站”的尴尬局面,无疑使得国际合作复杂化。但这并不能。美国日的报道明确指出:美国敦促“惩罚”中国的做法并未盟友。盟友们将美国此举视为让特朗普在选举年避免因防疫“不均衡”而受的“行动”,以及让他们“选边站”的压力。

  a,因此慎二经常对樱,最后甚至以“要赔罪就要交出点东西”为由将樱。

  卫宫士郎中学以来的同学,与士郎相识是在四年前。据说士郎受人委托用一晚重新制作文化祭的招牌时,他(毫不帮忙地)整晚在身旁凝视着就是这段友情的开始。

  虽然慎二认为士郎各方面都是笨蛋,却在暗处对随意士郎的家伙们在上给予抹杀、频繁地在自家招待士郎,慢慢成为了好朋友。由于两人都是惹事精,放学后到约定地点时经常被高年级的埋伏。

  不过在上了高中之后便因为樱的缘故而开始疏远,士郎之所以退出弓道部,和慎二的排挤也有一定的关系。

  因樱不愿参加圣杯战争,于是慎二见机试着向脏砚请求让自己代替樱参战,没想到脏砚简单就答应了。随后便让樱用一画令咒制出“伪臣之书”转移Rider的操控权,因此Rider真正的主人是樱。即使是慎二在Rider,她行动时也是消耗樱的魔力。

  对待樱极度苛刻,在一些剧情和TV版甚至出现了和。樱曾经为了守在卫宫士郎身边而没有服从慎二的命令,错过弓道部的晨练,感到要失去面子的慎二随即雷霆,要樱当天再去士郎家,所幸远坂凛当时在场了慎二。此外还有樱身体不适也她做不喜欢做的事的情节。但樱却对慎二一直很温柔和包容,即使是慎二樱再去士郎家之后,樱依然对士郎说要好好对待慎二,“因为哥哥只有你一个朋友”。

  相关作品:《Fate/stay night》

  慎二向凛搭讪邀请她参观弓道社,被凛并出言不逊,造成心理打击。

  凛向士郎提到学校有结界的事,士郎在弓道场寻找结界基点时,慎二出现表明自己也是Master,但未透露结界是自己所为。之后,慎二邀请士郎到自己家中,展示自己的Servant希望合作,士郎询问他樱是否跟圣杯战争有关,他嗤之以鼻,强调只有自己才是被选中的一个。士郎合作后,慎二叫Rider护送士郎离开。

  。而在绝大多数欧美国家,耐药率普遍低于40%;与我们一样穷的印度,耐药率才不到18%。

  第二天早晨,慎二找凛合作被,却被对士郎有极大好感的凛暴打,气急的慎二找士郎决斗。士郎单身一人来到学校,慎二已经鲜血神殿,在最有利的情况下与士郎战斗,但还是失败了。士郎慎关掉结界就杀掉他,慎二只能命令Rider收回结界。Rider把短剑刺向自己喉咙,以血魔法阵出有强大力的不明物体与慎二一同逃走了。

  士郎和Saber到新都找寻慎二和Rider。Rider发出魔力Saber,两人在中心大楼外墙战至屋顶,Rider天马并发动“骑英之缰绳”。士郎担心Saber应付不了Rider的宝具,想要在Rider使用宝具前击败作为Master的慎二,为此也来到了屋顶,可惜晚了一步。看到士郎出现,担心他安危的Saber只好用上魔力以Excalibur应战,消灭Rider在(漫画为重创

  a)。慎二在逃走时不巧遇上Berserker和伊莉雅,被Berserker(漫画为Excalibur余波屋顶而跌下

  a,期间被以樱令咒Rider救下后想起过往,向樱、

  a失去了对魔道的,樱原谅慎二,与间桐樱一起回家,

  a住进医院,保住了性命。在医院被樱照顾,变得正常了点

  Und Blade Works

  慎二和Rider在学校布下了名为“他者封印·鲜血神殿”的结界,当士郎向慎二询问结界是否是其布设,慎二解释说这是为了保险起见,自己并不打算主动发动,并提出与士郎结盟,被。

  几天后,慎二找凛合作,同样被,气急下命令Rider发动了结界,但随后Rider被Caster十倍强化的葛木一郎击杀。士郎出了Saber击退了Caster,放过了慎二的性命。

  慎二仓皇逃入,御子板成为第五次圣杯战争第一个寻求的Master,言峰认为慎二还有利用价值,于是让上届战争留下的Archer吉尔伽美什成为慎二新的Servant。吉尔伽美什由于已经获得,仅作为名义上的Servant,既不需要其供魔,也不受令咒约束。慎二与吉尔伽美什入侵依莉雅的,消灭了Berserker和依莉雅,取走了依莉雅的心脏,作为圣杯的核。

  Archer凛之后,将凛藏在依莉雅的,慎二随即出现,并遵守与Archer的约定直到天亮才侵O犯绑在椅子上的凛,并动手打了她,却被突然出现的Lancer一拳击并要杀他,慎二仓惶逃走。

  之后慎二被吉尔伽美什用来充当圣杯的核心,最终被凛和士郎所救,住进医院,保住了性命。在医院被樱照顾,渐渐变回圣杯战争前的慎二。

  a据补充,这条线的慎二被吓懵后失去了对魔道的,变得正常了点

  因为Rider的真正Master间桐樱不愿意战斗,所以以一个令咒为代价制作出伪臣之书,将Rider的操控权暂时转移给慎二,为了吸取魔力,慎二带着Rider夜晚出没于冬木市的街道,从人身上抽取魔力,遇到了巡逻的士郎和Saber,Rider被Saber击败,伪臣之书,失去Servant的慎二被士郎放过。

  不甘心失败的间桐慎二要将樱被的经历告知士郎,不愿让士郎得知自己黑历史的樱,只有答应慎二的条件,再次以一个令咒为代价制臣之书,将Rider的操控权转移给慎二。

  慎二趁士郎不在家的时候,掠走了躲在卫宫家的间桐樱,并以自己妹妹的安危来士郎,让其一个人赶到学校,之后命令Rider袭击士郎,却被随后被赶到的凛和Archer击败,再次失去伪臣之书。慎二利用脏砚准备的戴在樱耳环上的媚药引起樱体内刻印虫的蠢动,趁乱逃离学校。

  当樱独自一人回到间桐宅的时候,慎二出现并将樱推倒在床上,想要像以前一样与樱做(不可描述的事情?),却被已经爱上士郎的樱失手,由于樱内心一闪而过的想法,黑影将慎二爆头。

  Fate/hollow ataraxia

  te/hollow ataraxia之中的慎二

  此游戏之中强调了慎二的悲情(搞笑役),御子板因此人气较高。其中有数段的情节:慎二去钓鱼,却被Lancer抢走鱼竿;慎二得到宝具“花牌”欲“征服世界”却被第一场牌局的对手(也就是游戏的主角)轻易击败,征服世界的计划出师未捷身先死;慎二士郎进入樱的间翻看樱的日记,两人却被樱的日记所吓呆;后来罕见地来卫宫家与士郎聊天,实际上含糊地透露了自己要离开冬木,像雁夜一样外出游历。他计划出外居住并与间桐家断绝关系----但财产依然由他继承。间桐家就“暂时”交予樱打理,在卫宫家与士郎聊了一下午,喝了一下午的茶,在临走时“”了士郎的清苦(指士郎卧室只有一个桌子,书架,床铺,没有什么娱乐产品,如游戏)

  Fate/kaleid liner 魔法少女☆伊莉雅:雪下的誓言

  美游的平行世界的人物,樱的哥哥,平行世界第5次圣杯战争的关系者之一,朱利安的手下,拥有Assassin职阶卡(咒腕之哈桑),性格与原作一样高傲,但魔术水平似乎强于原作。

  36话中在樱与士郎谈线话中被樱称为本应早已死去,使用Assassin职阶卡进行梦幻,将手持空白Archer卡的间桐樱(美游世界)和卫宫士郎(美游的哥哥)逼到绝并当着士郎的面用宝具掏了樱的心,但是由于卫宫士郎本身可以补全空白卡缺失的圣遗物机能,梦幻出了英灵卫宫。

  之后在38、39话中力战士郎而不敌,败北后想起了自己早已死去的实事,请他了结了自己,也想起来樱是自己的妹妹。被卫宫巨侠击杀时,无憾地离开了。

  39话中败北后士郎才发现他只是朱利安置换的人偶。

  无铭生前照片有个仔细看是个蓝头发的挚友,推测是慎二(与主人公(岸波白野)在预选中的朋友间桐慎二是不同人物。)。

  普遍认为被Lancer美杜莎石化的某个海带头男子是慎二,因此获得了慎结石的别称。而且之后还被Lancer在抓掉头舔血后打爆了。

  《Fate/stay night》中慎二将手持的这本书当作令咒使用。伪臣之书是对本来用于魔术契约的书本使用令咒而制作出来的。效果是对于从者Rider美杜莎的Master权渡让。所以能够行使“除令咒使用外的作为Master的”。由于只对Rider有效,所以Rider消灭等于书本消灭。严格来说应想成不是书本有力量,而是施在书上的令咒着Rider。

  同时,伪臣之书中也蕴含一定魔力(实际上也是来源自樱),可以由慎二利用从而出一些低阶魔术。Fate线中慎二曽用过“放出三片像刀刃一样的东西”的魔术,被士郎轻松避开。

  黄坚泰拜访《经济导报》总编辑颜安生 商议共同举办“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合作研讨会”

  “慎二。你对他人轻蔑、同时又是抱着其实没有也可以的劣等感的典型。虽然自己喜欢往下看着周围,但你看低的对方又位于你的,所以只是被无意义的劣等感着。......你的里面是空的。只有你本人认为是实心的,但真正身份和气球是一样的。只要被周遭的风一吹,就会改变先前走的线。”

  《Fate Stay night—HF》评

  :对士郎而言是令人的朋友。然而他不是普通的恶心家伙。而是有着别扭的过去产生了的麻烦人。还有我想应该需要「这家伙成为御主的话,一般会这份力量吧?」这种于人类的,爱做什么做什么的友人角色。间桐慎二就是因为这种意义而诞生了。

  (《Fate/complete terial II Character terial》评

  :他仅是因为天生的身体机能就被说成「派不上用场」,所以成为御主时简单是人生的春天。先不说樱,我想他意外地认为和士郎共同斗争也不错吧。因为慎二的「我要利用你」,得先完全认同了对方。另一方面,樱出Rider时,他想着「该来的时刻还是来了」离家出走了。可是慎二看见樱情非得已,于是试着向脏砚说了「比起没有干劲的家伙还是交给我吧」之后,意外地得到「好吧」的回应。慎二大逆转。话是这样说,不是魔术师的慎二即使对Rider说「由圣杯战争开始我就是你的御主了」最终也会被。于是他命令樱造出“伪臣之书”,变得能够作为强大从者的Rider了。这时他的终于稳定下来了呢。然后变得宽大了,能够容许一些小事。《stay night》里以此为契机,讨厌家伙度比平时的慎二增幅了两成。其实平时的慎二,没有那么(笑)。

  :明明变得宽大了,讨厌程度反增(笑)。慎二究竟有多自行我素。

  :这个没办法。Rider成了从者的话谁都会骄傲自满啦!简直进入了各种天堂的状态呢。顺便对慎二来说士郎是竞敌,同时是一个不拘得失和自己相处的男人。御子板虽然对士郎左一句笨蛋右一句笨蛋,但心理上先不管喜恶都以特别的眼光看待他。对慎二来说,士郎是希望待在身边的存在,或者说是无可替代的存在。虽然不知道慎二自己有没有察觉,但看着士郎心里某处应该在想「能活成那样子一定很快活吧」。可是本编里需要「较为简单的敌人」,因此让他变成得意扬扬的坏角色了。要是在本编里也能达到「虽是讨厌的家伙,但好像某处在闪闪发光」的点就好啦。

  (《Fate/complete terial II Character terial》评

  设定集《Fate/complete terial II Character terial》——间桐慎二

  引用日期2016-06-03

  引用日期2020-11-07

  引用日期2020-11-07

  引用日期2020-11-08

  引用日期2015-04-25

  设定集《Fate/complete terial III World terial》—作者一问一答

  《Fate Stay night—HF》 幕间‘真’

原文标题:御子板间桐慎二 网址:http://www.syycny.cn/toutiaoxinwen/2020/1113/24516.html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

  • 修修真院真书院
  • 下游去库存化水桥舞效果明显 郑棉四连阳收涨
  • 小米千元机哪款好千元机荣耀9X和小米CC9e选择那个比较
  • 如何评价智豆教育链?哀是麦子的球迷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